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起點-349 江湖局勢大好看書

Home / 都市小說 /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起點-349 江湖局勢大好看書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小說推薦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李成豪道:“江湖局势一片大好!记跟扫毒组把和新的仓库一锅端,当场打死十三个和新仔,一批价值两千万的货被销毁,和新坐馆超叔躲去濠江,其余和记字号日子也很难过,警队倒是天天上新闻,近日风光的很!“
张国宾挑挑眉头,望向李成豪:“去把超叔找出来,我同他有话要聊。”
李成豪点头道:“好,我派人去濠江联系。“
要在濠江出去超叔不难,关键是谁去找,和义海在濠江有些人脉,想必不用几天就能找出超叔。
毕竟,濠江太小了。
三天后。
有骨气,一间茶室。
我的悠闲御史生涯 官笙
超叔穿着一席青衫,坐在茶桌前,苦笑道:“太子宾,你我回香江做乜?”
张国宾双手端起茶盏,递上前放好:“和记同为一家,听闻孙先生有难,和义海特来相助。“
超叔松出口气:“不是把我交给警察就得。“
张国宾说道:“警方正在大力拘捕孙先生,指控孙先生为贩毒首脑,我觉得孙先生应该尽快离开香江。
“那你把我捉回来?”超叔睁大眼睛。
张国宾轻笑着道:“有我在,保你安全。“
超叔扯扯嘴角:“这回是我太冒险,玩翻了,差人的鼻子真是越来越灵,居然连我的新仓库都能找到。”
電子 狂人
“肯定有内鬼!“
张国宾吹着茶盏,微微晃脑,貌不经意的说道:“孙先生好像还欠汇丰一大笔数?“
超叔闭上嘴巴,轻轻点头:“是。“
上回和新向汇丰贷的款子,全部都打去金三角换成白粉,若是顺风顺水,轻轻松松就能翻十倍。
还掉汇丰贷款简简单单,和新上下都能赚一大笔,到时再同和记总盟一起扩张。
嘿嘿。
和新会迎来辉煌。
算盘打的不错。
未想到,○记一波扫毒直接带走,过程顺利的令人惊叹,仿佛差人摇身一变,全都变得天降强人了。
这下连同和新在内的大批和字头,全部倒霉,和记总盟整体损失惨重。
毕竟,对于大多数没什么实力的小字号,走粉,搞毒是最快赚钱的方式,其余马栏,酒楼,泊车等生意受限于地盘,大生意投资受限于资金,一时半会根本搞不大。
警方扫毒就是扫掉和字头的基石。
和记摇摇欲坠。
张国宾作为和义海坐馆,却是和记内部唯一置身事外,拥有实力插手的人选。
他喝着茶道:“上一個欠汇丰贷款没还上的人。“
“我记得跳楼了。“
超叔呲着牙:“这几期贷款还是没问题的。”
张国宾笑着说道:“听闻仓库被扫之后,你一直想把字号坐馆的位置让出去,整间社团从上到下没一个敢接手。”
“坐馆是三煞位嘛,做的好,威风赫赫,做不好,千夫所指,乱刀加身。”超叔听见和新外强中干的现状被点破,长叹口气道:“张先生,你有什么话,请直言。”
张国宾举手一挥,轻飘飘道:“我是想来帮你啊。“
“不想和记有第二坐馆被人推下楼。”他感慨道:“说实话,坐馆没替兄弟们办好事,被兄弟们斩死都很正常,可堂堂一个字号的香主,欠鬼佬钱被人弄死,我同为和记坐馆都感到丢人。“
超叔燥的面色通红,坐立不安,很想反驳太子宾的话,又害怕哪天真被人推下楼了。
毕竟,和新账目能顶一两期的贷款,却顶不住整笔数,商业贷款向来都两三年的短期贷款,借一干万算利息起码要还一千三百万,每个月五六十万,小字号坐馆真吃不消。
“百里伯已经答应借我钱了。”超叔讲道。
张国宾轻蔑的笑道:“百里伯就算借你钱顶账,一样是放你高利贷,一个窟窿填另一个窟窿,迟早有暴雷的那天。”
“以警方现在的做事风格,和新又能找到什么财路呢?
“到时,孙先生,你什么下场,想想看。”张国宾手指轻敲着瓷杯边沿。
“而我就不一样,我借你钱照样按银行的利息算,你可以跟着和义海一起做生意,有钱再把帐还上,
我私人向你保证,就算你还不上账,也绝不推你下楼,当然,正常催收方式是要的。”
超叔闻言有点迟疑。
张国宾又笑道:“百里伯的野心,想必你也有所了解,跟百里伯混,铁定被扒下一层皮。”
超叔眼神微微一愣,果断的点下头。
汇丰银行“放水江湖”。
是好是坏?
初看是好的,但长远看,对各个字号有害无利。
有时候,他们不动还好,一想做大,反而个个出事。
因为,跟时代的浪潮作对,只会粉身碎骨。
“你再考虑考虑,喝完茶给我一个答复,机会就只有一次。“张国宾耸耸肩膀,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而当他举起茶杯时,超叔就咬牙道:“张先生,我希望向义海贷款,毕竟,我才四十多岁,不想跳楼。“
张国宾闻言笑着说道:“孙先生是个有大志向的人。”
超叔却摇摇头:“百里伯只给我们找钱的路子,却不教我们赚钱的门路,大家都是做社团出身,走粉抢劫收保护费可以,真正赚大钱的门路却没有,反观张先生你就不一样了。”
“你是香江名副其实的大老板,可以带我们和记的字号一起发财。”
张国宾站起身弯腰拍拍超叔的肩膀:“孙先生,会聊天。”
“我给大圈帮放数都是九出十三归,唯有对和记的同门兄弟讲手足情,请你回来,便是想托您跟和记的其它字号带个话。“
“要借钱,去找汇丰,要赚钱,来找我张国宾。”
超叔站起身听完张国宾的一番话,内心感触颇深,诚言道:“张先生,多谢。“
我会帮你联系和记字号的。”
张国宾微微额首,面露满意之色,让和义福,胜和的坐馆去找其它和记字号通气,其它和记字号都会有警惕心理,可和新先前可是和记总盟的三巨头之一,由他去代表义海行拉拢之事,肯定会有出奇的效果。
“对了。“
“孙先生。“
辞行前。
张国宾突然喊道。
超叔住脚在门口,回头道:“张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请问和新会换坐馆吗?“
张国宾问道。
超叔面色一僵,喃喃张嘴:“和,和新需要换坐馆吗?“
张国宾摇摇头,甩手轻笑:“我只是担心您的生命安全。”
“那,那“
“那就换个坐馆吧。“
张国宾眉头一皱:“没其它办法了?“
如果把超叔换成其它代言人,信誉值反而会下降,枉费前方一番功夫。
超叔问道:“张先生…您想要什么办法?”
“最好是逃过警方的手。
张国宾答道。
“呼”
超叔松了一口气,安心道:“放心吧,张先生,只要有钱给够兄弟,被捕的兄弟们可以翻供。”
“先前社团实在抽不出手按抚兄弟们,才导致把我给卷进去,但只要给足走粉的兄弟补偿,那些兄弟在和新多年,会留一点情面的。“
张国宾点点头:“你去吧,我会给财务公司打电话。”
超叔推门离开房间。
两千万数目拨出去之后,很快惊动社团二路元帅大波豪,大波豪径直来到办公室内,出声问道:“宾哥,听闻和信来找社团借钱了?“
张国宾抬手示意他坐下,不要聒噪,大波豪当即在沙发坐好,看着大佬审阅完两份文件,等到大佬端起茶杯饮水时,他才问道:“原来你找超叔出来就是要拉拢超叔啊?“
“你说嘛!“
“这种小事派我去办啦。”大波豪在怀里摸出一包新烟,拆着封条说道:“我拉拢人很有一手的。”
“对了。”他叼起烟:“怎么是按照银行利率放数?”
“这不符合江湖规矩啊。”
张国宾轻笑着道:“怎么,我想讲和记一家亲不行吗?“
“你跟别人亲,别人鬼跟你亲。“李成豪不屑的撇撇嘴:“先前也没见和新那么识趣,还是被警察打垮来攀高枝,对和记还是那句话,以武拒统,死路一条。”
拿刀枪跟他亲!”
张国宾笑笑:“放心吧, 和新的数不会被放,会有更多钱流回义海的,而且我放他数,收利率,他跟我去搞投资,他赚风险收益,我赚固定利率,视作社团的资产分配就行,往后有高风险的生意就拉他们一起干,让他们趟雷,我们躺赢。“
“点样?”他起身走出办公桌,接过李成豪递来的一支香烟,塞进嘴里,只听李成豪惊叹道:“大佬,你怎么这样拉拢人!”
“这不行啊!”
张国宾叼着烟:“跟我混总比被鬼佬坑来的强,何况,愿赌服输嘛,人活得总要有价值一点。”
逆魔谱
其实,这个方案就是他心头对和记总盟的市场定位,当然,猪要养肥再宰,没几斤肉连雷都挡不住。
李成豪认同道:“说的对,天下哪有白拿的银纸。“
“和义福坐馆晚上约我一起打拳,你要不要来?”他兴致勃勃的问道。
张国宾眉头扬起,目光诧异:“波仔田拳法很好吗?“
“有几年咏春拳的底子,天天被我当沙包打,还一口一个豪哥,隔三差五来拳馆揾我。”李成豪露出牙齿笑道:“这可能就是和记一家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