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霜刃裁天笔趣-第二百十二章 有人捎我帶句話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华都市小說 霜刃裁天笔趣-第二百十二章 有人捎我帶句話展示

霜刃裁天
小說推薦霜刃裁天霜刃裁天
老兵很是健谈,详细地与贺齐舟说道:
“从雍城到肃州的官道北侧这一段都叫北凉山,再往北就是与北周相隔的马鬃山。北凉山虽然不高,但高低起伏、丘壑纵横,一直窝藏有亡命天涯的盗匪, 因为大多数地方马匹无法通行,所以很难派出大队官兵去剿匪。
以前匪患并不算严重,一年也出不了几起劫案,伤人命的事更是少有发生。但半个多月前却出了一件大案,韩将军为了稳定军民之心,派了一队卫兵去长安准备将家眷接到雍城,哪里想到,队伍还没走到时这里,就在官道上碰到匪徒偷袭,一共死了三个人,连带队的校尉都被砍死了!”
贺齐舟不解地问道:“那些匪徒这么厉害吗?不过又能从官兵身上劫到些什么呢?”
“是啊,我们老爷也是这么想的,出事的地方就在城西四十里的野狼岭,那附近的北凉山一直被认为是匪盗的老巢。
重生之魔尊当道
当时派去接人的队伍将近二十人,而且有几个还是韩将军的亲卫,武功高强,而劫匪只不过六人,最后他们也没抢到什么,丢下四具尸体后就逃了。
后来我们仔细查验了尸体,有两具尸体特别像是北周人,总兵大人担心是周朝的谍子躲在北凉山,事后就派了很多人去搜山,可惜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那最后韩将军的家眷接来了吗?”贺齐舟继续问。
老兵道:“还真巧了,昨天下午出的城,听说接来一对母女,韩将军一家也真是了不得!别人都是往东撤走家眷,他家却不惧留在险地。因为担心再碰到匪徒,昨天城里的武察司还特意派了两个高手随行护送。”
贺齐舟一听,也赞道:“有这样的大将军在,不怕守不住肃州,大叔,您保重,我这就走了。”
“你也小心点!”老兵与齐舟欣然道别,心中想的是,多一些这样的热血男儿,不怕守不住肃州!
甘州至肃州四百余里,贺齐舟知道凭大黄马现在的状态,可能还要三天才能走完,再算上从肃州到马场又是二百余里,至少又是两天,而约定到马场汇合的时间也仅剩五天,所以贺齐舟在算过时间之后,不要说没时间去引北凉山匪盗上勾了,就算吃饭的时间都要精打细算了。
自华山至甘州两千余里,这一路走来,大黄马老态毕现。从洛阳出发时,驼着贺齐舟和随身行李一天大概还能跑个二百多里,因为几乎每天赶路,年迈的大黄早已体力不支,现在就算一大半时间是贺齐舟背着行李步行,大黄一天最多也就只能跑一百多里,而且老是无缘无故就慢了下来。
这些天贺齐舟一直不忍心催它快行,而且每百里的路程,差不多六十里都是靠着自己的双脚在快走。只是现在时间紧迫,贺齐舟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一人一马一上午差不多走了七八十里,实在是人困马饥,不得不在官道边的长亭里暂作休整,想避开中午的日头后再往前行。
长亭建在一条山涧旁边,贺齐舟牵马涮鼻,再让大黄自己去饮水吃草,自己也吃过干粮打座调息,约莫休息了一个时辰,贺齐舟欲继续前行,今天的目标是山南镇,贺齐舟昨晚在甘州投宿时早已打听清楚,甘州到肃州行过百里之后多为荒原戈壁,山南镇是这段路上唯一的村落了,也是官道上的一处驿站。
只是距此仍有百里之遥,再不出发就要走夜路了。贺齐舟刚去亭外唤来大黄,却见来路上烟尘突起,有二骑疾驰而来,不一会就奔至长亭边上,翻身下马,应该也是想在亭边暂作休整。
两人均着劲装,一老一少,老者五十余岁,年青者二十出头,见贺齐舟正欲离去,老者急忙问道:“小兄弟,你也是西去吗?可曾见到有一队车马西行?”
贺齐舟见对方颇为客气,便如实答道:“东去的车队倒是碰到了好几个,但西去的不曾见过。”
两人中的青年道:“师父,也不用太急,算来应该能在山南镇追上,我这马的老伤又犯了,已经跑不动了,还是稍作休整再追吧。”
12岁的心动时差
贺齐舟因为出城时听看门老兵说过,昨天正是韩将军家眷的车队刚刚走过,估计这两人追的就是他们,便有所警惕,随意地问了一句:“大叔,我这马年岁大了,刚刚休息过,因为也想在天黑前赶到山南镇,就先走一步了,你们赶这么急,到底是在追什么人啊?如果我碰上了,要不要让他们等你们一会?”
老者颇为警觉,问道:“小兄弟,你怎么一人西行啊?”
“我准备去投奔安西马场的亲眷,谋个差使。”贺齐舟答道。
见贺齐舟年轻,又不似奸诈之人,老者这才放心说道:“那就先谢过小兄弟了,我们是甘州平西镖局的镖师,我听说昨日侄女带着女儿已经出城西去了,可能是赶时间,也没来找我这个亲叔叔,因为最近这段路不怎么太平,我想护送他们到肃州,也顺便叙叙旧情,如果你见着了那西去的车队,哦,车队共十几人,由官兵带队,一辆马车,麻烦和我侄女说一下,俞二叔来看看她,最好让她们在山南客栈等我一会。”
“没问题,我这就先行一步了。”贺齐舟拱手道别,继续西行。大黄马好像也知道贺齐舟急着赶路,倒也不再偷懒,一路小跑起来,走出两三里,远离长亭之后,贺齐舟体恤大黄,便下马背负行李,自己又开始锤炼起体魄来了,感觉体力不支时就上马休息一会。
如此往复,又走了两个多时辰,一支缓缓前行的车队忽然映入眼帘。贺齐舟一喜,稍稍提速赶了上去,确实是十几名官兵护送着一辆马车缓缓前行。
官道上差不多六十里一驿是雷打不动的铁律,显然他们昨天下午出城后是住在离甘州六十里的小驿站里了,为了赶路不住甘州城,而住在条件极为简陋的驿站,贺齐舟对这位韩夫人愈发敬佩起来。
贺齐舟渐渐赶了上去,已有卫兵回头注意到他,骑在道路中央的兵士稍稍向一侧靠拢,为贺齐舟让出可以超越的空间,却发现贺齐舟居然也慢了下来。
贺齐舟迅速扫视了一下前方队伍,发现最靠近马车旁边的有三骑,一名年轻军官,还有两人身着武察司官服,年纪都是四十以上了,然后马车前后各有六骑,都是普通的士兵。
“请问车内是不是俞夫人母女?”贺齐舟小心翼翼地问了那名面相和善的年轻军官,看得出,他是那队士兵的头目,本来贺齐舟想称韩夫人的,但韩冲身份敏感,贺齐舟担心那些不必要的猜忌,所以用韩夫人的娘家姓氏来询问。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你是……”军官客气地回问。
“哦,我叫周奇,路上遇到一个镖师说俞夫人是他侄女,他和徒弟正从甘州追来,想护送夫人一程,因为他们要歇马,所以托我带个口信……”贺齐舟如实答道,只是心中疑惑,车内有两人呼吸柔缓,应是俞夫人母女无疑呀,那军官为何不肯承认?
“小子,把你的户籍和路引拿出来!”一名年纪稍轻一点的武察司官员忽然发难,恶狠狠对贺齐舟说道。
贺齐舟见那人一脸凶相,心中颇为不悦,而对方这么一说,那些士兵也停了下来,都警惕地看向自己。
贺齐舟不想多事,拿出张秤准备的身份证明递给那问话的武察司官员。不过心中又多了一份疑惑,为何这些士卒个个面露倦容,还隐隐有悲戚之色。
那武察司仔细看过贺齐舟的凭证后,又问了贺齐舟此行的目的地,贺齐舟只能再说一遍。官员也看不出破绽,便将凭证还给贺齐舟,粗鲁地让他快些赶路。
贺齐舟正在想是不是要把俞镖师交待的话说出来时,车中却传出一名妇人的问话,声音略带沙哑:“小兄弟,那俞镖师要带什么话来着?”
贺齐舟心想,也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只把话带到就是了,便道:“俞镖师说,如果碰到俞夫人的车队,就带话给俞夫人,让她在山南客栈等一会,俞镖师会和她叙叙旧,再护送她们一程。”
一听贺齐舟所说,一只素手掀开布帘,一名脸上蒙着纱巾的妇人探出头来道:“谢谢你小兄弟,我本姓俞,护卫们并不知晓,因为赶时间就不想打扰家叔了,既然他老人家赶来了,我会在山南客栈等他的。”
“对了,那名镖师说没说是什么镖局的?”武察司官员还是不怎么客气地问道。
“平西镖局。”贺齐舟有些不快地答道。心里正嘀咕,俞镖师看上去也不怎么老吧。
“莫不是平西镖局的俞副总镖头?想不到他居然是韩将军的亲戚……”武察司官员喃喃自语道,心想着日后怎么去巴结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