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乾長生笔趣-第900章 破壞(二更)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乾長生笔趣-第900章 破壞(二更)展示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她忽然扭头看去。
法空一袭紫金袈裟,出现在她身边。
她合什一礼。
元德和尚也合什。
法空打量着四周,微笑道:“这几个还没死,要救活吗,大师?”
“没死?”元德和尚惊奇。
他感应到他们已经气息全无,生机断绝,已然死去了, 怎么竟然还没死?
法空道:“我若出手,能救活他们。”
元德和尚神情沉肃。
宁真真道:“就权当他们已经死了吧,即使救活了,也不会感激,唯有仇恨。”
元德和尚沉吟。
法空笑呵呵看着元德和尚:“大师你来决定吧,是救还是不救。”
月关 小说
宁真真及其他诸人都看向元德和尚。
元德和尚稍一思索,便缓缓点头:“救吧, 上天有好生之德, 贫僧岂能见死不救!”
“好。”法空应一声,结印洒下甘霖。
回春咒之下,八人忽然翻身坐起。
“呃——!”
“呃——!”
……
八人皆长长抽一口气,胸口剧烈鼓起,不断的吸气再吸气,好像要把天地间所有的空气都吸进肺里一样。
吸了好一会儿,胸口已经鼓成半球,他们才吸尽,吐出这一口气:“嘶——!”
嘶嘶吐气声呼啸如风。
整个院子仿佛都被他们呼吸之气所搅动,要形成狂风。
他们涨红着脸,看向周围, 便省悟自己没死, 又活过来了。
“阿弥陀佛!”元德和尚宣一声佛号,赞叹法空这回春咒果然有起死回生之妙。
一道绿影淡淡掠过八人。
他们脸上的黑巾消失,露出八张脸,每一张脸的脸色都极端难看。
绿影的尽头出现了宁真真, 她已回归原位, 手上还有八块黑布面巾, 被她轻轻抛到一旁。
奇快绝伦的身法让她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分别拍了八人一掌,顺手摘掉了他们面巾。
他们的脸色原本就不好看,但那是苍白虚弱,没有血色,现在的难看却是神情难看。
他们眼中闪过怨毒神色,死死瞪着宁真真。
他们瞪着宁真真的同时,艰难的站起身,凑到一起。
两个中年站在最前方,剩下六個站在后面,地位等级清晰可见。
宁真真淡淡道:“元德大师慈悲,救回你们性命,可惜你们不会因此而感激,反而要报仇。”
一个中年男子咬着牙,把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莫幽兰,与其废了我们武功,不如直接杀了我们!”
宁真真道:“元德大师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否则,你们这一次活不过来。”
“嘿!”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冷笑。
元德和尚温声道:“孟长老, 这一次你们神剑峰过份了。”
“大师真要趟这浑水?”中年男子冷冷看着元德和尚:“要把大妙莲寺置于险地?”
“恃强凌弱, 敝寺不能冷眼旁观。”元德和尚道:“只劝神剑峰得饶人处且饶人。”
“哈哈——!”中年男子孟启忽然仰天大笑。
其余七个男子瞪着元德和尚, 一脸忿然。
元德和尚平静看着孟启狂笑。
孟启狂笑数声之后, 收住笑容,摇头道:“元德神僧你糊涂了吧?”
元德和尚没有动气,平静看着他。
孟启冷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是说我们还是玉蝶宗?现在是谁杀谁?!”
“如果伱们不主动进攻,怎会有此恶果?”元德和尚摇头。
依照战果,确实是神剑峰吃亏。
这件事细细一想,确实有点儿古怪。
两次都是神剑峰损失高手,而没听到玉蝶宗折损弟子。
先前没仔细想缘故,只以为是法空在暗中出手,现在看来,并非仅仅因为法空,而是玉蝶宗的实力远比想象的强大。
谁能知道,玉蝶宗的剑阵竟然有如此威力!
孟启冷笑道:“我们是报仇,不是恃强凌弱,谁强谁弱还真不好说!”
“阿弥陀佛。”元德和尚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如此执着,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死更多的人。”
“此仇不报,我神剑峰誓不为人!”孟启冷冷道:“大妙莲寺非要护着她们。”
元德和尚沉默不语。
这便是默认。
CP磕到想恋爱怎么办?
孟启冷笑:“大妙莲寺欺人太甚!……真以为这天下是你们大妙莲寺的天下?大妙莲寺弟子一出现,所有宗门都要退避三舍?”
元德和尚摇头。
大妙莲寺有这般威势,却绝不能承认的。
孟启道:“依我看,恃强凌弱的是你们大妙莲寺,是不是大妙莲寺高手动了凡心,看她们个个美貌,便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出手帮忙?想让她们感动,从而投怀送抱,享受一把温香软玉的销魂滋味?”
元德和尚露出笑容,摇摇头。
孟启冷笑:“被我说中了吧?元德神僧也动了凡心?不怪元德神僧你,怪只怪玉蝶宗弟子太过美貌,英雄难过美人关。”
元德和尚温声道:“孟长老你也是堂堂长老,何必说这些自贬身份之语。”
他平静说道:“还有齐长老,你们可以离开了,好好回去颐养天年吧,从此摆脱武林恩怨,也便没了烦恼。”
孟启冷笑。
另一个方正脸庞的中年男子沉声道:“元德神僧,你们大妙莲寺究竟为何要帮玉蝶宗?我们是万分不解,就因为她们是女人?”
元德和尚摇头。
齐正皱眉道:“神僧不能说?难道真因为她们美貌?”
他坦然坐在地上,身上的剑伤已经不再流血,脸色虚弱而苍白,却透出平静平和。
好像死过一回再次还阳的不是他,身受数剑而亡的是不他,平静而坦然,既无愤怒也无仇恨。
元德和尚缓缓道:“贫僧不能救天下所有人,但有所闻,尽力而为。”
“因为玉蝶宗求到神僧了。”齐正道。
元德和尚合什:“玉蝶宗名声极佳,怎能不救。”
齐正露出一丝笑容:“也是因为她们美貌。”
元德和尚笑笑,没有反驳,似是默认,又似是不屑反驳解释。
他暗自奇怪,难道他们都没看到法空大师?难道他们都不认得法空大师?
为何法空大师明明就站在那里,他们却视而不见,如果认出来法空大师,就应该猜到缘故的。
齐正看一眼孟启与其他六个中年,平静说道:“我们走吧。”
孟启发出一声冷笑:“神僧,我们可以走了吧?”
“还望孟长老与齐长老能消除戾气,不要再继续执着下去。”
“嘿。”孟启发出一声冷笑。
元德和尚这话让他觉得虚伪之极。
换了元德和尚自己,如果大妙莲寺高手被杀,他会不会没有戾气,不报仇?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说来说去,不过是弱肉强食罢了,神剑峰吃亏就吃亏在太弱,不够强。
否则,今天站在这里说慈悲的就是自己了。
他这一刻心中汹涌着滔天的恨意,恨自己太弱,恨天地不公,恨神剑峰的剑法太差。
神剑峰弟子如此拼命练功,专注于剑法,最终却败在这些软绵绵的女人手上。
而且还是败于剑法。
更恨自己无能,没办法练成更上一层的神剑剑诀,不能扬眉吐气,残延苟喘于世间,又有何意思?
他心中升起愤世嫉俗与自毁之意,双眼忽然放光,残存于身体秘窍内的力量开始跃动。
法空的声音在宁真真耳边响起:“师妹,封了这两个长老的归元穴。”
宁真真明媚的眼波扫向齐正与孟启。
法空的声音在她心中响起:“他们两个因为废了武功,心境剧烈波动,很快就会悟通剑诀,封了他们的归元穴,就能打断他们的顿悟。”
宁真真明眸闪了闪,忽然一闪。
绿影一掠而过,孟启与齐正的动作一滞。
在归元秘窍内蠢蠢欲动,被宁真真的罡气一刺激,顿时迸散,反噬自身,迅速在五脏六腑内蹿动。
“噗噗!”两人同时喷出一道血箭。
他们对视一眼。
知道对方的心思跟自己一样,都是施展了秘术准备拼命的。
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莫宗主,过份了吧?要杀便杀,何必再折辱我等!”
宁真真斜睨他一眼,淡淡道:“神剑峰的秘术,果然是厉害,我不来这一下,他们便施展完成玉石俱焚之术了!”
元德和尚脸色微变。
其余四僧也看向吐血的两人。
孟启与齐正露出笑容,鲜血把牙齿染红,他们咧着红牙笑,浑不在意元德和尚的目光。
他们此刻已经放下了生死,彻底解脱,无所畏惧。
宁真真知道他们这般心境最符合修炼,当然是要打破的,便淡淡道:“你们想一死了之,是无法接受失败,是懦夫之举,可悲可笑。”
孟启发出一声冷笑。
齐正只是平静的看一眼她。
宁真真道:“你们神剑峰的剑法不是一绝吗?现在看,不过如此。”
“放屁!”孟启断喝一声:“你们玉蝶宗算什么,没资格说这话。”
宁真真笑了笑:“我便只问你们三个对三个,能胜过我们玉蝶宗的剑法吗?”
“有胆子的,一对对!”孟启冷笑:“凭着剑阵算什么本事?”
“剑阵不算本事?”宁真真摇头笑道:“不过是给你们自己找借口吧?凭什么都要依你们的方式?你们想单人厮杀,我们便要依从?你们觉得可笑不可笑?”
孟启咬了咬牙。
这个莫幽兰口齿伶俐,自己是说不过的,再说下去自取其辱,不如闭上嘴。
齐正平静道:“莫宗主不愧是莫宗主,佩服,我等告辞。”
宁真真抱了抱拳:“便恕不远送。”
齐正淡淡道:“走吧。”
他迈步往院门方向走,孟启死死瞪了莫幽兰一眼,也跟着往外走去。
宁真真看向法空。
法空正静静打量齐正与孟启这一群人,轻轻点头。
宁真真松一口气。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