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梁鎮妖司 拉風的樹-第二百九十六章 故伎重演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梁鎮妖司 拉風的樹-第二百九十六章 故伎重演閲讀

大梁鎮妖司
小說推薦大梁鎮妖司大梁镇妖司
麻东松气势发生变化之后,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跟麻东松相处的时间可不短,知道麻东松一旦沸腾了血气,战力是翻倍的。
在一炷香时间里,麻东松爆发出来的力量,可以碾压在场任何人——除了处于巅峰状态的于淳峰。
天域神座
可于淳峰此时已不是巅峰状态,自然奈何不了麻东松。
所以所有人下意识都想避开此时的麻东松,不愿与之交手。等其力量进入衰弱期再群而攻之。
“……”
苏文想说点什么,可此时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
仲温是他师兄不假,可他对这位二师兄,也只是听闻了名声,从没见过本尊的。
但仲温的形象,在苏文心里也足够丰满了。
可是……
仲温还是给他带来了惊喜,或者说惊吓……
这家伙任侠使气,到处闯荡江湖就算了,竟然还结交匪类,与麻东松这样的黑暗强者结拜,要是被名门正派的知道,口诛笔伐,那是避免不了的。
王妃太狂野:王爷,你敢娶我吗
但考虑到仲温的为人,苏文相信,仲温对这些评论并不在乎。
毕竟仲温自己都是干过土匪,攻打过官府的豪横之徒,结交一些黑暗世界的人物,根本不算什么。
麻东松的表现,也让苏文清楚,为何仲温会跟他结交,还成了拜把子弟兄。
“小家伙,一会我给你挡住他们,你就朝山下跑,老哥我一炷香内无敌,不用担心!”
“……那一炷香之后呢?”
苏文其实很擅长一句话把天聊死,只是他很少这样做。
见麻东松这种情况下愿意为他出头,苏文心里便打定主意,誓死与此人共进退,不会让他为了保护自己而丧命此地。
偃师
“一炷香后……你也该跑远了吧?”
麻东松恼羞成怒。
“那你怎么办?”
苏文又一句:“被他们活活打死?”
“……你叫苏文对吧……我刚才看你秀秀气气的,真像个斯文败类,不像是仲温的师弟,啧啧,听你说话才知道,你们师门别的本事没有,嘴巴就厉害!”麻东松没好气说道:“八成会被打死,可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欠仲温那厮好几条命……就当还给他了!”
“麻东松,我对你太失望了。”
见苏文跟麻东松竟然聊了起来,于淳峰脸上肌肉在不住地跳动。
但作为一名枭雄,还是能够控制得了情绪的,深吸一口气说道:“老夫对你恩重如山,你就这样报答我的?”
“噗嗤……”麻东松笑了起来:“大人,这话就见外了啊,我追随您这十年,替您干了多少脏活累活?要不是我给您做的那些坏事擦屁股,您以为在山南道可以安稳这么多年?咱们就是互利互惠关系,如今您给不了我更大的好处,那咱们的合作关系也就结束了,不必惺惺作态像个泼妇,徒惹人笑尔。”
说到这里,麻东松又环视四周,盯着四名同伴说道:“你们也一样,如今于大人这条大船已经沉了,你们是准备在船上跟大人一起沉到水底,还是自谋生路?”
“麻东松,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天生反骨吗?我们誓死追随大人!我侯武规最看不起你这种人,咱们不死不休……除非,你让那小子把身上的禁忌物给我一件!我是看出来了,他身上可不止儒家的宝物,禁忌物多着去了!”
说话的侯武规是一个身材瘦长的汉子,全身包裹在一件宽松的黑袍里,脸上还罩着一个恶鬼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他的超凡途径似乎是僵尸之道,白天躲在黑暗潮湿的古墓之中,只有夜里才会出来活动,此人追随于淳峰不过六七年的时间,深居简出,麻东松对他的了解也不多。
侯武规说出这一番话,身边的三名同伴都若有所思,甚至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觉得侯武规所说的话,也是他们想说的。
只要利益足够,何必打生打死?
唯有于淳峰像吞食了苍蝇一般,感觉恶心难受。
尽管他知道这些家伙不可靠,但之前还是心存侥幸,觉得还能掌控全局,驱狼吞虎。
可没想到这些超凡者察觉他虚弱之后,便不再将他当一回事,甚至都想从苏文身上捞一笔,然后再离开。
但这样一来,于淳峰心里反而好受一些。
他很确定,苏文不可能放弃身上的禁忌物。
这都是至宝啊,别人不说,若有人说他要是拿出樊笼,就可以获得安全,离开是非之地,从此隐居山林,过着优哉游哉的后半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你们也一样吗?”不等苏文有所回应,麻东松便冷哼一声:“只是你们的实力,支撑得起你们的贪婪吗?”
众人不吭声,心道如果苏文不愿交出禁忌物,那他们就拖延时间,等待麻东松实力削减,再一拥而上,到时解决了麻东松,苏文身上的禁忌物,还不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禁忌物?好,给你们!”
苏文想了想,便解开了身上的破旧袍子,提在手上:“这一件是秩序之袍,披上它,可以在周身形成一定的秩序保护,你们谁想要?”
“苏文!”
麻东松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他能料想得到的结果,苏文竟然这么快就认怂了。
“我!”
两位超凡者眼前一亮。他们虽然是黑暗途径的超凡者,但从苏文话里也听出,秩序之袍可以将周围扭曲成他们需要的环境,这也意味着,穿上这件袍子,别人很难发现得了他们是黑暗途径的超凡者。
“呵……”
于淳峰冷冷一笑:“苏文,你这心思也忒歹毒了吧?你们可不要利令智昏,看到潮平没有,他就是被这件衣袍杀死的!”
他这话一出,两名超凡者眼底的贪婪之色顿时消失。
禁忌物……那是需要收容的。如果不满足禁忌物的收容条件去接触禁忌物,那跟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收容条件呢?”
其中一人当即厉声叫了出来。
“刺史大人就很清楚收容条件……”苏文提了提手里的秩序之袍:“放清水里浸泡一天一夜,才能再次使用。”
于淳峰拧紧了眉头。
总裁难缠,老婆从了吧 沁雨竹
极品太子爷 小说
苏文之前也是这样说的。
在当时他并没有怀疑苏文的这番说辞,只是苏文此时提起,他心里便有了一丝警惕。
或许苏文在之前就在说谎。只是他那时没有察觉罢了。
“……他的确这么说过。”
于淳峰点了点头,并不愿意为苏文背书。
只是当他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一名超凡者手一招,苏文手里的秩序之袍就落在他手里。
“很好……那这件……啊哈?!”
秩序之袍忽然张开,将其裹住。
“怎么回事?!”他当然意识到大事不妙,可此时运转力量抵抗,却也来不及了。
“你敢害人!”
其余三人悚然看着被包裹严实的同伴发出痛苦的声音,他们甚至看到同伴激发出来的黑暗力量,气息弥漫,但对秩序之袍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越勒越紧。
看到这相似的一幕,苏文心头也是凛然。
他对秩序之袍的规则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秩序之袍是默认脱手之后就必须放在沸水之中煮上一天一夜,绝不能经他人之手,否则都视为没经收容处理而直接使用,反噬的力量便会将人快速绞杀。
“金蝉……脱,脱……啊!”
被包裹严实的超凡者本想用金蝉脱壳之法,召来假身替死,然而秩序之袍覆盖之下,这种邪门歪道的手段根本没能发挥出作用,他甚至没办法使出完整的秘术,就被秩序之袍绞成了一团血肉。
“……”
看到这一幕,除了苏文和于淳峰,所有人眼底都浮现恐惧之色。
两人之所以还算淡定,是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已经看到于潮平身上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好小子!”
麻东松看苏文的神色也有些不对劲。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斯斯文文的家伙,比仲温还会算计,顷刻之间就利用了别人的贪婪,杀死一名强敌。
抢到秩序之袍这位黑暗途径的超凡者,就算是麻东松也觉得棘手,他之所以要一开始就进入狂化状态,就是担心此人的秘术,可没想到的是,此人为了秩序之袍,把小命给葬送掉。
“杀了他们!”
于淳峰一声低喝:“禁忌物,从尸体里搜更安全!”
当一名同伴被杀死,剩下的三名超凡者也清楚心里就算有小九九,也得放下。
“来啊!”
麻东松一拳砸向侯武规。他对这个随时能散发尸毒的家伙充满警惕,将其视之为必须优先处理的对手,不然尸毒弥漫,他固然不怕,可苏文未必能抵挡得了,毒死在这里的概率很大。
侯武规并没有畏惧,大手往衣袍深处一探,竟然摸出了一根大铁杖,砸向麻东松。
麻东松一声冷笑,拳头便砸在了铁杖之上。
“哐!”
一声闷响,两人都退了一步。
双方都深深忌惮彼此的实力,但同样没有怯懦,同时发出一声低吼,一红一黑两团烟气从两人头顶弥漫而起,轰然撞在了一块!
“画地为牢!”
苏文看到两人一出手就拼上了命,赶紧给麻东松施加了秘术,只是他也看到,除了侯武规,其他几名超凡者,竟然都冲着他来!
“不讲武德啊这是!”
苏文一声大吼。
瞬息之间,他便拉开了暗影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