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劍刃蒼穹 txt-第二百四十四章孩子和因果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劍刃蒼穹 txt-第二百四十四章孩子和因果展示

劍刃蒼穹
小說推薦劍刃蒼穹剑刃苍穹
黄昏时分,李垣静静地躺在竹床上,双眼紧闭,神魂波动已经难以察觉。
本是一体的意识和灵魂,却拥有截然不同的法则,融合起来无比困难和缓慢。
他的思维越来越混乱,努力守住一点灵光,避免彻底沉沦。
诛神术幻化的蛛网,紧紧包裹着法则铠甲,毁灭性的能量缓缓地渗透和瓦解法则符纹。
一旦法则铠甲被攻破,灵魂就会遭到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程慧坐在床前,抓着李垣的手,静静地看着他的脸庞。
一个多月来,她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也没有修炼过一次,衣衫渐宽,日渐憔悴。
让她稍感安慰的是,李垣的情况虽然危险,却终究是稳定下来,没有彻底失去生机。
“我第一次见你,是你跟卢飞打架的时候!”程慧忽然轻声说道。
“你是一个天赋极高的少年,我却没有太在意,因为我见过太多有天赋的人了!”
“我对你有所了解,是从江州撤离的路上!”
“那时我发现,你看似冷酷的外表下,装着一副柔软的心肠,慷慨大方,重情重义,却又疾恶如仇!”
“在这弱肉强食、自私自利的世道里,你是一个罕见的另类!”
“你就像黑夜里的火焰,让人觉得温暖和安心,不自觉地想靠近你、亲近你!”
“我默默地注视着你,却自惭形秽,不敢让你察觉!”
“进阶观星境时,我彻底明白了自己的本心!”
说到这里,程慧伸手轻抚李垣的脸庞。
“但是理智告诉我,你对我只有尊敬,没有男女之情!”
“我宁愿自己备受煎熬,也不愿意让你为难,更不愿意改变在你心中的形象!”
“你躺在这里,我心里很难受!”
“快点好起来吧,我想再看到你的笑容,再听你叫一声程姐!”
李垣毫无反应!
程慧叹了一口气,起身用灵药煲了一碗药汁,细心地喂他喝下去。
收拾好餐具,她走到平台上,手中握着玉佩,视线透过时空看向外面。
进入秘境的悬崖附近,三个黑衣人盘坐在山林中,其中一人托着罗盘。
程慧面无表情地收起玉佩,转身返回房中。
李垣情况危殆,她心急如焚,打算不顾一切带着李垣,前往神道宗找欧阳灵。
查看秘境外侧的情况时,却发现有人守在那里。
那些人身穿黑衣,行为诡秘,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子!
她不敢冒险,暂时放弃外出的念头,每天观察几次。
那帮人决心很大,六个人轮流值守,寸步不离,明显是要死磕到底了。
程慧知道,李垣对邪道宗门威胁太大,对方发现他的踪迹后,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那帮人对李垣恨之入骨,李垣要是落到他们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因此她虽然心中着急,却不敢带着李垣离开秘境。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
李垣的意识和灵魂,融合进程彻底停滞,形成了诡异的平衡,意识的灵光介于寂灭和存在之间,若有若无。
诛神术的毁灭能量压制住了法则铠甲,磨灭了铠甲中的很多的符纹。
如今只剩下五行法则和时空法则构建的最后壁垒,还在顽强地抵御侵蚀。
得不到外力的加持,法则铠甲的崩溃是迟早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程慧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她心中做了最坏的打算,反而不再像之前那样悲伤和惊恐。
这天黄昏,她一边给李垣擦拭身体,一边轻声说道:
“我从小胆子很小,见到蛇虫鼠蚁就吓得大喊大叫,为此经常被兄妹们嘲笑!”
“后来开始习武,我娘见我胆子实在太小,就抓老鼠和蛇回来做菜肴!”
“我起先打死也不吃。爹娘也不逼我,让我自己另做菜肴,单独在一旁吃饭!”
“我娘亲厨艺精湛,做的蛇羹和红烧鼠肉实在太香,兄妹几个抢着吃,还故意向我炫耀!”
“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在厨房偷吃了一块鼠肉,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从那之后,我的胆子忽然就大了,天天拉着兄妹外出捕鼠抓蛇,还将虫子也弄回去,让我娘做给我吃!”
“我的厨艺也很好的,等你醒来之后,我做清炖鼠肉给你吃!”
“你们修炼刺杀术的,应该不介意吃蛇鼠肉吧?”
李垣自然无法回答她。
程慧替他盖好被子,端详着他的面孔,表情有些愣怔。
半年之后,意识和灵魂的融合,依旧维持着诡异的平衡。
五行、时空法则的符纹逐渐暗淡,法则铠甲到了崩溃的边缘。
李垣的情况极度危殆。
程慧的直觉感知到了危险,重新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这一天,她坐在李垣的床前,看着他逐渐消瘦的脸庞,表情忽然变得决绝起来。
从那之后,她经常去山野间猎杀飞禽走兽回来煮食,李垣喝汤她吃肉。
每天伺候完李垣,她开始有规律地打坐修炼。
仅仅大半个月的时间,她的身体便恢复过来,甚至有点丰腴水嫩。
这一天黄昏,程慧在竹楼旁边的水潭沐浴后,换上一条红色的长裙,化了一点淡妆。
她的容貌本就出众,此时更是朱唇皓齿,妩媚动人。
点上两支红色蜡烛,程慧坐到床边,拉着李垣的手轻声说道:
“你为这个世界做了很多事情,不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离开,这太不公平!”
“你这样的人不应该绝后,留个血脉下来吧,给我和大家留点念想!”
说完,她俯身轻吻李垣的脸庞,之后反手脱下了自己的衣衫。
在这一刻,李垣的意识灵光突然波动了一下,僵持了几个月的融合进程,出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两天后,程慧挽起妇人发髻,穿着粗布衣裙,坐在竹床边,握着李垣的手,脸上闪着母性的光辉。
“你要做爹爹了,还看不出男孩女孩,但是很健康!”她柔声说道。
一位观星境后期的高手,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怀孕与否清清楚楚。
李垣的识海深处,意识的灵光明亮起来,多了一丝莫名的生机。
正在孕育的生命,让他跟这个世界又多了一条纽带。
新生的因果,打破了意识和灵魂僵持的状态,融合进程再次开始。
因果法则符纹同时注入了法则铠甲,与五行、时空法则符纹互相交织。
正在融合的意识和灵魂,也将融合后的法则符纹,源源不断地注入其中。
有了外力支持,法则铠甲不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重新稳定下来,越来越坚固。
这个过程非常缓慢,但是危险已经过去了!
程慧敏锐地注意到,李垣身上出现了一丝莫名的生机。
她以为出现了幻觉,用力摇了摇头,集中注意力查探,随即狂喜起来。
紧跟着她又反应过来,双手捂住腹部,强行平复自己的情绪,泪珠大粒大粒的从眼角滚落。
这是半年多以来,李垣的状况第一次出现好转,让她如何不欣喜若狂。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又是半年过去了。
程慧小腹隆起,胎动非常明显。
她每天下午都会坐在李垣床边,脸色带着微笑,精心缝制婴儿的衣衫。
梦塔之魇魂师
已经准备了十多套,都是拿她和李垣的衣衫修改的。
偶尔在平台上独坐时,她又会露出忐忑不安,极为复杂的情绪。
自从她怀孕之后,李垣的状况一天好过一天,生机气息越来越强,神魂波动重新出现,苏醒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怀孩子这件事情,实在不好交代。
她不知道李垣苏醒之后,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儿子,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尽管如此还是无法停笔
她并不知道,李垣已经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儿子,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孩子在母胎中茁壮成长,跟他的因果纠缠越来越紧密,使得他意识和灵魂的融合不断加速。
他已经恢复了思维能力,只不过开始时,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一直以超然的视角,旁观意识和灵魂的融合过程。
两个不同世界的法则,融合和对撞的过程,在法则层面上观看,无比的剧烈和壮观。
在这一过程中,无穷的奥义倏生倏灭,演示着宇宙诞生和演化的秘密。
法则铠甲彻底稳固,开始驱逐毁灭能量,此消彼长之下,封印逐渐松动。
直到半个月前,李垣终于恢复自我意识,通过相连的因果线,看到了母胎中的婴儿。
因果回溯瞬间完成,事情的前因后果清晰明了。
他知道正是这个尚未出生的儿子,打破了融合的僵局,救了自己一命,心中非常高兴。
还没出生就知道救他爹了,这样的儿子到哪找去?
父子俩关系无比紧密,甚至能通过因果线传递意识,进行简单的交流,就像打电话一样。
闲暇之余,撩拨一下还未出生的儿子,是他最近唯一的乐趣了,毕竟其他事情他也做不了。
又过去了三个月。
这一天,灵魂和意识的融合完成了八成多后,再次停滞下来。
李垣自然而然地就明白了,剩余的部分跟体魄有关,需要打破封印,让魂魄恢复联系,才能彻底完成融合。
他集中精力盯着法则铠甲,主动构建缺失的法则符纹。
有了他的配合,法则铠甲的完善速度大幅度提升,不久之后,终于将一丝毁灭能量化为符纹,融入法则铠甲中。
紧接着,蛛网就像雪崩一样迅速消融,部分化为法则符纹融入铠甲,部分消失无踪。
魂魄再次相连,各自携带的记忆轰然交汇、合而为一,意识和灵魂的融合,瞬息之间全部完成。
剧痛和不适袭来,李垣一声不吭地昏迷过去。
正在楼下准备食物的程慧,察觉到李垣气息的变化,飞身进了二楼。
她紧张地检查,发现李垣气血旺盛,脉搏强劲有力,顿时大喜过望。
—终于要醒来了!
三天后的清晨,程慧挺着个大肚子,正给李垣喂汤。
忽然间,李垣的手指动了一下。
程慧身体一僵,死死地盯着他的右手。
李垣的手缓缓地抬起来,握住了她的手腕,跟着睁开眼睛,轻声说道:“辛苦你了!”
程慧缓缓地抬头,两人四目相对,久久凝视。
“你醒了?”
“我醒了!”
“你还好吧?”
“我很好,过几天就能恢复了!”
“将汤喝完吧!”
“好!”
李垣想要起身,却身体酥麻,有些不听使唤。
程慧将他按在床上,一点点地将汤喂完。
“锅里还有一点,我去装来!”
“不用了,扶我起来吧,我需要恢复一下!”
“好!”程慧立刻卷起被子,将李垣扶坐起来。
李垣双手虚抱丹田,默默地运转内力。
周围灵息呼啸而来,在竹楼上空形成了一个气旋,竹林哗哗作响,如潮水奔腾。
李垣眉头一皱,立刻停了下来。
他没想到自己吸纳灵息的速度如此惊人。
这个秘境并不大,自身靠吸取外界的灵息,来维持内部生态系统的运转。
如果不加节制地吞噬其中的灵息,会对秘境内部的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李垣检查了一下,心中很是欣慰。
“受了一次苦,没想到造化功竟然进阶了,幸福来得太突然!”
他心念一动,哗啦啦一阵乱响,上万枚灵币堆积到了周围。
重新运转功法,灵币释放出氤氲雾气,围着李垣快速旋转,白茫茫的一片。
他的气息节节攀升,体内世界越来越凝实。
午夜时分,李垣成功进阶观星境后期。
半个月后,观星境圆满,体内世界越发的清晰,随时可以由虚化实,入虚空境。
李垣停止修炼,瞳孔中法则符纹高速闪烁,许久后才渐渐隐去。
观星境和虚空境的境界提升,跟法则感悟程度有关。
他观摩了两个世界法则的融合,对法则的理解已经超过虚空境强者,只要灵息充足,破境水到渠成。
但是这个秘境不大,而且是人工构建的,无论法则多么健全,都不适宜在这里破境。
等到气息收敛,李垣轻飘飘地下地,周围上万枚灵币已经全部消失了。
程慧坐在平台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眼神复杂,一言不发。
李垣拎起一张竹凳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伸手握着她的手。
程慧本能地躲了一下,没有躲开,低下头不说话。
李垣轻声说道:“让你担心了!”
程慧依旧不说话。
李垣:“是你和孩子救了我一命!”
程慧吃惊地看着他,心想跟孩子也有关系?
李垣:“这事涉及因果,一言两语说不清,总之没有你和孩子,我很难醒过来了!”
程慧见他好像有难言之隐,转换话题:“是谁伤了你?”
“一个封印了修为的神境强者,我看不出他的具体境界,总之非常强大!”
他抬头打量秘境:“这秘境是哪来的?”
“这是一位至强者的隐居之所,他离开玄域之后,将阵牌留在了山崖上,被我得到了!”程慧低声说道。
李垣用破妄术仔细观看,“这是一个时空秘境,这位前辈的实力惊世骇俗了!”
这个秘境法则健全,适合长期居住,比他的岁月空间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你可以将秘境炼化后随身携带!”李垣建议道。
“炼化秘境?”程慧吃惊地看着他。
李垣点点头:“你将阵牌给我一下!”
程慧将玉佩递给他。
李垣抓着玉佩,用玄火烧了一会儿,内部禁制自动瓦解,一个意念传到他心中。
“道友能解开禁制,修为定然不凡,若是方便,还请关照鹭洲府程氏一二,程梓杰!”
李垣吃了一惊,跟着反应过来,问道:“你的祖籍是哪里?”
程慧:“星原帝国的鹭洲府,八百多年前,我们这一支迁到了千湖国!”
李垣微微一笑,将阵牌还给程慧,说道:“这是你祖上之物,你得到这个阵牌并非偶然!”
程慧接过阵牌,随即血脉产生共鸣,阵牌跟着散发光芒,不由得吃了一惊。
一个儒生模样的老者的身影,投影到两人面前。
老者打量两人一眼,脸上笑容浮现,很是欣慰。
“当年老朽与人争斗落败后,返回玄域躲避,离开时推算,有后人需秘境避难,便将秘境留了下来,如今看来是应验了!”
“老祖宗!”程慧吃惊地叫了一声,站起来就要跪下。
老人的雕像立在祠堂中间位置,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李垣赶紧搀住程慧,阻止她下跪。
大腹便便的,可别出什么岔子。
“你身体不便,不用行礼!”老者也微笑阻止。